青岛竞技体育史话之二十:摔跤吧 青岛

2018-09-21

编者按-“青岛竞技体育史话”是青岛市体育局在2018年山东省第24届运动会开赛之际,为配合宣传,组织一批体育人采访、撰写的系列文稿。史话通过回顾和梳理此届省运会青岛参赛的全部28个项目的发展历程,旨在重现青岛竞技体育波澜不惊的历史,展现一代代体育人无私奉献、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精神风貌,弘扬“更快、更高 、更强”的竞技体育精神,标注青岛特色体育文化符号,向省运年献礼。

古老的竞技运动

2017年上半年,一部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刷爆朋友圈,在中国砍下了12.9亿惊人票房,叫好又叫座。这部改编自真实故事的电影,以印度女孩从事摔跤运动,历尽艰辛,走向荣誉巅峰为主线,融合体育、励志、亲情、女权、金牌等话题元素于一身,以滚雪球般的口碑传播方式,打动了中国观众。

图片1

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海报

这部电影同时把摔跤项目高调带到大众面前。其实,摔跤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竞技运动了。根据文字记载和传说,早在四千年前的原始社会就有了摔跤活动。现代摔跤运动则起源于希腊。相传,神话中的英雄捷谢伊——雅典民主奠基人,从雅典女神那里学来了摔跤规则,从而发展了摔跤运动。当时有人说:“摔跤是最完善、最全面、最协调的一项运动,它是全部体育运动的结晶。”由于摔跤项目的悠久传承,自1896年在雅典举行第一届现代奥运会起,摔跤项目就在奥运会扎下了根。它分为古典式和自由式两个跤种,统称国际式摔跤。

图片2

有国际式,就有中国式。中国式摔跤长期以来植根于民间,用老一辈话形容是“土地文章”,是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深受老百姓喜爱。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南京青奥会上接见摔跤运动员时说,“我们国家也有自己的摔跤,很受人民群众的喜爱。”谈的便是历史悠久的中国式摔跤。中国历史上,摔跤运动得到历代封建王朝的重视,特别是到了清朝时期,皇帝大力提倡,满、蒙、汉各族跤手相互学习,使摔跤技术不断完善,最终发展成近代中国式摔胶。至清末时,中国跤术已达到较高水平。

1953年,国家体委把中国式摔跤列为全国正式比赛项目,每当赛事进行时,前来观摩的人群,用人山人海、万人空巷来形容毫不夸张。由于中国式摔跤暂未列入奥运会比赛项目,自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后,中国式摔跤退出了全国赛事舞台,发展受到了一定影响,但全国各地薪火相传,国家、省、市各级比赛仍然持续进行。国际式摔跤则蓬勃发展,政府支持力度持续加大,优秀运动员不断涌现,大赛成绩不断提高,中国藉此在国际摔跤舞台上取得了一席之地。

摔跤吧,青岛

回顾青岛摔跤,特别是中国式摔跤,可谓历史久矣。自青岛建市以来,摔跤即与百姓日常生活不可分离,与武术同时起步和发展。1923年,常秉毅等武术高手在传播武术的同时,开展摔跤活动。1929年,市国术馆建馆后,常秉毅执教,连续开办6期摔跤模范班,入学者100余人。此后,摔跤活动很快发展起来。1934年10月,在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摔跤比赛中,佟顺禄、赵云亭、张孝才夺得前3名,使华北武林为之瞠目。1935年,谭祖秀在第六届全运会上获轻量级冠军。自此,青岛市每年举行摔跤比赛,培养了大批名手。

建国后,摔跤运动继续在青岛稳步发展。1951年,市第二届人民体育大会进行了武术、摔跤表演。1956年,第五届省运会将摔跤列入比赛项目。1958年,青岛成立了摔跤集训队。1959年,在全国自由式、古典式摔跤锦标赛上,朗益刚获古典式重量级冠军。当年5月,青岛队参加第八届省运会,获摔跤团体总分第二名。1960年后,摔跤一度在基层单位开展得很活跃,“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暂中止。1973年后,在台东、四方一些工厂的青年职工中,摔跤又逐渐恢复,各区相继开展了运动。1974年11月,举行了全市武术、摔跤比赛,各区参赛。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市摔跤比赛每年举行。1984年青岛组建中国式摔跤集训队,教练员赵鸿济,队员10多人。当年8月,在山东省摔跤柔道比赛上,青岛队获团体冠军,在全部9个项目中,独得7枚金牌,冠盖群雄,以压倒性优势创造了青岛中国式摔跤的最辉煌战绩。1986年,在山东省第十三届运动会上,青岛队获团体冠军,得金牌5枚。1988年5月,在山东省第十四届运动会上,青岛队获团体第二名。

中国式摔跤独领风骚,国际式摔跤更是大放异彩。1985年,青岛组建国际式摔跤集训队,教练杨世杰。1987年,该队发展为专业队,有队员10人,张恒才任教练,队伍编制在青岛市优秀运动队。在第十三届省运会上,该队获自由式团体第三名。在第十四届省运会上,该队获古典式和自由式2个团体第二名。 1988年8月,在全国少年国际式摔跤锦标赛上,青岛队获自由式团体总分第一名。1989年4月,在全国青年自由式摔跤锦标赛上,高兴奕、栾风顺分获冠军。

1991年,青岛市体育运动学校(下简称青岛市体校)成立男子自由式摔跤队,教练于少春,第一批队员中有李瑞财、周巨友等。李瑞财在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运会分别夺得了84公斤级、96公斤级、96公斤级冠军。行内人士都知道在全运会夺冠之难,甚至很多世界冠军也难在全运会上夺冠,而李瑞财能夺得全运会三连冠,这个傲人记录在国内跤坛至今无人打破,“悍将”之名名副其实,他也成为青岛跤手的当之无愧最亮明星。李瑞财如今担任中国男子自由式摔跤队主教练,目前正率国家队备战第十八届亚运会,剑指东京奥运,舞台更大,责任更重。作为中国男子自由式摔跤队的领军人物,他培养出众多国手,其中有青岛籍跤手邓志伟、杨超强。强将手下无弱兵,爱徒邓志伟是目前中国男子自由式摔跤125公斤级数一数二的选手,曾获得过世青赛铜牌和世锦赛第5,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夺得第8。杨超强则在2015年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上夺得96公斤金牌。师徒三人联袂出战今年雅加达亚运会,这是青岛摔跤好手在国际大赛上迄今为止排出的最强战队。

1997年,青岛跤手高兴奕在第七届全运会上夺得男子自由跤金牌,为山东省自由跤打开一个辉煌局面。

1998年,青岛市体校与青岛市优秀运动队两支自由式摔跤队伍在当年省运会中夺得11枚金牌,创下了青岛摔跤在省运会上迄今最亮眼的战绩。

2004年,在雅典奥运会上,青岛跤手王园元获96公斤级第6,为当时的中国摔跤队取得了历史性突破,这也是青岛跤手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

2009年,青岛跤手姜华琛在第十一届全运会96公斤级男子古典式摔跤决赛中夺金,为山东拿下全运史上第一枚古典式摔跤金牌。

如今,高兴奕、王园元、姜华琛同在山东省摔跤队担任教练,负责为全省培养摔跤人才。

2014年,青岛跤手陈晓芳在全国女子自由式摔跤锦标赛、冠军赛中先后夺得60公斤级金牌。

2017年,青岛跤手在第十三届全运会上好戏连台,邓志伟夺得男子自由式摔跤125公斤级金牌,陈晓芳夺得女子58公斤级银牌,杨超强夺得男子自由式摔跤97公斤级银牌。

他们的出色表现,全面展现了青岛摔跤健儿的精神风采,为青岛市争得了荣誉。

青岛摔跤项目的成绩的取得,来源于一套运转高效的组织体制和工作稳定、经验丰富的教练员团队。青岛市摔跤队隶属于青岛市体校,青岛市体校作为国家体育总局2004-2008、2009-2012、2013-2016、2017-2020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集中了含摔跤在内的9个项目的百余名执教经验丰富的教练员。几十年来,青岛市体校源源不断地为上级单位培养和输送优秀运动员,为我市竞技体育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优秀的市队队员被输送到山东省队、国家队后,就可以代表国家、省、市打比赛,在更大的舞台上争金夺银,鹤舞云天。目前,女子自由式摔跤教练为于少春,男子自由式摔跤教练为周巨友、栾风顺、沙拓,古典式摔跤教练为于峰、杨秀森。在青岛市体育局的领导下,这支教练员队伍作为摔跤项目稳步发展的专业人才保障力量,过去、现在和将来,一直为我市摔跤运动注入源源不断的推力。

图片3

2007年5月12日,位于李沧区金水路69号的青岛市体育运动学校新校落成典礼现场

青岛市摔跤运动的发展,同样离不开协会的组织领导。自1993年,青岛市摔跤协会成立,25年来,协会为青岛摔跤运动的普及和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国际式摔跤与中国式摔跤,特别是为青岛专业队人才输送和培训提供了支持和服务,做出了特殊贡献。青岛市全民健身中心主任、党支部书记李嘉珂自协会成立之日起,历任秘书长、常务副会长、会长,伴随着青岛市摔跤运动发展的起起伏伏,走过了四届征程。2018年6月,第五届协会换届,现任会长为殷健。摔跤事业发展代继有人,不断推动项目在青岛开疆拓土、继续前进。

自协会成立以来,为了保证项目的可持续发展,每年组织一届青岛市中国式摔跤比赛。开始阶段,只设成年组比赛,自2000年始,为培养项目的后备力量,设立青少年组比赛。每次比赛,少则150几人,多则300多人,跤手来自各区市、各俱乐部以及青岛市体校摔跤队。在此过程中,协会密切团结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组织起青岛的中国式摔跤业务骨干,为中国式摔跤在青岛的持续发展不断投入力量。1994年,协会与韩国大邱市摔跤协会建立了友好交流机制,迄今已不间断交流20余年,为青岛摔跤开智引力、培养人才起到了积极作用。近年来,虽然经历了全国性的中国式摔跤发展低谷期,但协会没有松劲,继续狠抓俱乐部建设,做好裁判、教练员的培训,建立健全各类赛事机制,并以体育产业为动力,加强与企业和社会的联系,开发好摔跤运动产业链。下一步,如何使中国式摔跤这一古老的民族传统体育焕发新的活力,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是中国跤人目前需要解答的课题,中国式摔跤也需加强学习和普及,完成中国体育文化传承使命。

摔跤吧,青春

采访李瑞财的电话接通的时候,已是深夜十点后,他刚和备战亚运会的国家队队员们观看、分析完技术录像。对这种“5+2”“白加黑”的生活,他显然已很习惯了。“去年全运会一结束,我本来还想回即墨老家看看呢,结果,又要备战今年亚运会,一天也回不去了,给绑上了。明年是世界军人运动会,后年是东京奥运会,都是大考,没法休息。”

图片4

在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上,李瑞财夺得男子自由式摔跤96公斤级冠军

图片5

李瑞财在比赛中

谈起少年时刚接触摔跤的岁月,他说:“我12岁的时候,在即墨县运会上被选中,到了青岛市体校,跟着恩师于少春教练摔跤。那时还是个小孩儿,想家厉害,盼着能每星期回趟家,结果一月才放一次假,就很难过。但是家在农村,经济差,父母养我们几个孩子不容易,我想别让父母受累,要自己努力,有份事业,往外闯一闯。当时有个政策,体育练好了就可以农转非,我就咬着牙往前冲。很多队友接触项目比我早,我算接受得慢的,格外多使劲儿。我们那批队员出早操是全校最早的,冬天早晨5点半就要下楼跑操,我们队跑完了,别的队才下楼。暑假的时候,一天能三、四练。于教练要求得严啊!他亲自带着我们跑,下场陪我们摔。但他也心疼我们。上世纪90年代初,酸奶刚上市,是那种罐式的,虽然那时候工资低,但他肯自掏腰包给我们买了喝,补营养,我们喝得太美了。现在想想,我们这批人能走到今天,就是靠那几年打下的基础,我们学会了吃苦,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咬牙。”

回忆这段时光,微笑也漾动在青岛市体校于少春教练的眉间心上:“那时候我带队跑早操,要是我到场了队员还没到场,队员要受罚的。孩子们怕挨罚,睡觉前心里有事,竟然经常凌晨两点多就醒过来,迷迷糊糊看错了表,匆匆忙忙跑下楼集合站队。有这个认真劲儿,又能吃苦,所以这批队员后来的成材率很高。” 

图片6

李瑞财赛后接受媒体采访

1994年底,李瑞财进了山东省体工队。“刚进去的头几个月,困难多,格外受苦,队友们给我很多帮助。我下了决心,一定要摔出个名堂来。后来回到海泊河体育场(现弘诚体育场)集训,接着调到北京军区体工队。1996年,我在世界青年摔跤锦标赛拿了90公斤级第四名;1997年,又在这个比赛拿了第二名,创了当时中国自由式摔跤最好成绩。”

淄博市体校摔跤队张冉冉教练,过去曾在北京军区和李瑞财是队友。他说:“那时我们在一块儿训练,教练天天表扬他,说他肯吃苦,动作准。表扬多了,我们就不服气了。训练这么苦,多多少少哪有不偷懒的!后来训练时我就留了心,比如说教练叫我们把这组动作练20次,我就在一边悄悄数李瑞财做动作。结果呢,竟然从来没发现过他偷懒,人家不但不减量,甚至主动加量,训练量只多不少。从此,我对他是真佩服了。”

谈起为什么能在连续三届全运会上夺冠,李瑞财说:“我从当运动员到现在,有个观念,就是做人要有担当。当运动员,有运动员的担当;当教练,有教练的担当;成家了,有男人的担当、家庭的担当。2001年九运会,我还是运动员,我不服输,不想落在别人后边,不想白费这十年的摔跤工夫,想上全运会证明自己。有山东省体育局各级领导的支持,有青岛的支持,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2005年十运会前,我已经当教练了。有时教了几遍,队员们动作还不到位,我就急,下场陪着摔,摔多了,感觉自己还行。在领导、教练和队友的鼓励下,我兼着教练员、运动员双重身份,很想去突破一下,咱既能教,也能摔!冲了一把,也算成功。到了2009年,十一运会了,大家伙儿继续鼓励,我想再冲一把。不过那时30岁了,年龄大了,冲得就艰苦一点,有精力问题、恢复问题、伤病问题。还好,有省队领导支持和咱们青岛的支持,教练、队友都鼓励,我就想着去突破,就想着去冲。那时我也是当爸爸的人了,有家庭的担当了。其实这几年我做了这么多事儿,都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和鼓励。领导们,师兄弟,朋友,都鼓励,我身边有不少正能量。从我练摔跤那天开始,各位教练、师哥们教给我很多,一直到我工作的北京军区,遇到的每位教练和师兄弟,都教给我很多东西,这是影响我走到今天这个程度最主要的原因。人要懂得担当,一个男人要有担当。我现在常给运动员们讲,任何人要先把人做好了,再把事做好;人做不好,事做得再好也是失败者。所以,啥时候也别忘了,要去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

那有没有感觉太难、想放弃的时候呢?李瑞财说:“当然,这么长的过程,肯定遇到过不少困难,有差点过不去的时候。12岁刚进市体校的时候,大家都比我强,我追得很辛苦,感觉很困难;1995年,刚进省队的时候,遇到不少困难,吃了不少苦;最动摇的时候在1999年。原先我是打90公斤级的,成绩一直很好,后来比赛规程变了,我需要降体重,改打84公斤级,但我不懂怎么降体质、体能当时有点下降。那年我在长春打全国锦标赛,竟然被淘汰了,思想上没法接受,我不想干了,玩了整一年,没好好练。教练们、师兄弟们经常来和我谈心。年底,又多亏了认识了我爱人。她从来不跟我讲我该怎么做,她只是做好她该做的事。其实当时我才20岁,年轻,正是出成绩的好时候。我慢慢有了转变,第二年就拿了个冠军,路子正过来了。”

“不管我到了哪儿,教练们、师兄们对我照顾很多。我刚进队的时候,那些早就出了成绩的老队员们带着我们这些小队员,吃住训在一起,把我们照顾得很好,不像个别队伍,以大欺小。这对我影响很大。包括我现在带队伍也是一样,不让老队员欺负小队员,要保持队伍的正能量,要保持好风气,好风气养人,好风气出人才。这就是咱青岛摔跤界的优良传统。1995年,我在海泊河体育场集训的时候,李嘉珂主任那时就在市摔跤协会当秘书长了,他经常骑个摩托车来和我们这些运动员聊天,照顾、支持很多,他也是我的恩人。”

作为中国摔跤界的顶层人物,李瑞财在采访中念叨最多的,就是各级领导、教练、队友们一路上对他的支持,名单念了一长串。他超长的运动生命、超长的摔跤青春,正是青岛摔跤的好传统、正能量的最亮结晶。

摔跤吧,孩子

摔跤在历史上属于军事训练科目。古希腊,奴隶主把摔跤作为对青少年进行军事训练的项目之一。清王朝的禁卫军中设善扑营,康熙皇帝依靠他们相助才得以擒服鳌拜;当今世界各国特种部队也在平时进行严格的摔跤训练。当然他们练习摔跤并不是为了参加奥运会,而是为了实战,因此在训练中加入了其它各种搏击术。

摔跤是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借力巧胜的格斗技能之一,“远打、近拿、贴身摔”,从事摔跤练习者,不仅肌肉强壮,反应敏捷,在日常生活中,即使遇见了不法之徒和难以预料的困难,也有信心制服,或转危为安。区别于网球、羽毛球、篮球、足球等体育项目,摔跤具有极强的对抗色彩,身体对抗和心理对抗直接、激烈。对大多数人来说,摔跤有非常好的锻炼价值,它需要举重的力量、短跑的速度、体操的灵巧协调、中长跑的耐力……但又不是它们简单的组合。作为一项对抗项目,摔跤也具备精神意志上的锤炼作用。所以,练习摔跤运动,锻炼作用极大,有助于培养人们坚强的性格,赋予终生教益。

对少年儿童来说,习练摔跤运动能促进其身心方面的全面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一、可以提高其心肺功能,促进生长发育,增强体质,增进健康,并且使各项身体素质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二、对其形成强健的意志品质及积极主动的心理有非常积极的影响;三、运动所带来的全面心智锻炼活动能显著促进其智力发展。

全运会三冠王李瑞财也特地为青岛市对摔跤感兴趣的青少年写下寄语:“体育运动在现代人的生活中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摔跤运动更是通过力与美的完美展示,在激烈的对决中塑造无畏的品格,培养协作的精神和公平的观念,在艰苦的训练中磨练坚定的意志,培养自信的意念和担当的勇气。对于青少年来说,拥有强健的体魄、高尚的人格、优良的作风更是你们今后战胜挑战,走向成功之路的奠基石。这几年一直陪伴我的一句话是:只有吃得了别人吃不了的苦,才能取得了别人取不了的成绩!我的摔跤路就证实了这一点。”

近年来,我市即墨、平度、胶州、崂山等区市的青少年摔跤项目开展较好,当地少体校在培养摔跤人才方面成果显著。市区内也有十几家摔跤俱乐部日常开展摔跤项目培训。青岛市全民健身中心常年设有摔跤培训基地,配备摔跤专业教练,面向青少年儿童招生。

所以,摔跤吧,孩子!

【附录】

诗歌《感谢你——摔跤》

你不仅教会我

如何成为摔跤比赛的冠军

还教会我

如何成为人生的冠军

你展现给我

成功、挫败、幸福、心碎……许许多多

最要感谢的是

你让我感受到

对一件事充满热忱的美好

你教会我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无关个人出身

你告诉我

无论何种身材,种族,性别

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

我们都可能把对手摔倒在赛场

你教会我如何成为一名勇士

通过多年艰辛

血水、汗水、泪水成就了我

让我成为最坚不可摧的勇士

成为勇士意味着

即便会失败,也会勇敢站上“战场”

倾尽所能,完成比赛

是你教会我

在成为一名战胜一切的勇士的同时

也应怀有谦逊与善良

与此同时

你教会我自信

曾经有两个声音回荡在耳边

一个声音: 我是最棒的,我会是冠军

另一个声音: 我很脆弱

是你教会我

不必过度考虑比赛结果,尊重命运

坚定做该做的事

专注拼搏的过程

你还教会我

什么是“赢得优雅谦逊,输得充满敬意”

你教会我的

远超我想象

最后,我要感谢你

让我的家人和朋友为我骄傲

让我有一个舞台展现我自己,并倍受瞩目

让我知道成为一个真正勇士的意义所在

注:朋友圈流传一首《感谢你,摔跤》自由体诗歌,作者不可考,据称是美国NCAA摔跤比赛某两届亚军。诗是好诗,谨录于此。

作者:张善军